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走尸档案 第四十一章 打开的门

2020.03.29 来源: 浏览:0次

走尸档案 第四十一章 打开的门

按理説,我们是从沙丘上栽倒下来的,那么我们的前方,应该就是沙丘。

然而现在,我俩的前后,却都是延伸出去的笔直道理,哪里还看得见沙丘。

难道又是鬼遮眼?

我不禁想起了之前搭在我肩膀上的东西,连忙问韩绪:“对了,你之前在我背后看到什么了,吓成那样?”

韩绪被我这么一提醒,顿时想起了当时的经历,神色变得更加紧张起来,缩着身体道:“有一只手,很长很长……吓死人了。”很长的手?我估计这大概就是谭刃之前説的,靠遮眼来迷惑人的东西。

如果只有这种水平,靠着鬼遮眼的把戏来吓人,那么想必也不是什么厉害的东西。

我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苏天顾,你现在好歹也算见过diǎn世面的了,如今还有个韩绪要你照顾,可不能犯怂了。做了一番心里建设,我胆气壮了起来,不由在心中琢磨:如果是鬼遮眼,那么我现在看见的这条路,很有可能是不存在的,就这么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天知道会走到什么地方?

不行!

我立刻意识到不能在那鬼东西的安排下盲目往前走,这种被遮眼的情况下,待在原地才是最保险的。

谭刃等人,肯定会下来救我们,如果我俩这么乱走,岂不是反而添麻烦?

索性我们并没有走出多远,当下脚步一顿,对韩绪道:“咱们就在这儿等你姐姐,她们会来救我们的。”

韩绪似懂非懂的diǎn了diǎn头,虽然他智力有问题,但也知道我们现在遇到危险了,就跟xiǎo鸡似的,一步也不肯离开我身边,如果一条尾巴。我俩当即在原地坐下,为了驱除黑暗带来的恐惧,也为了给谭刃等人指路,我脱下了外套用火diǎn燃。

熊熊的火光下,周围的一切变得清晰起来,在我们左手边,便能看见一栋拱dǐng形的建筑,像是宫殿的结构。

我瞟了一眼,忽然觉得不对劲。

之前我虽然没有仔细观察过,但和记得,这里的门都是关闭的。而现在,这座宫殿的大门,怎么打开了?

那大门只开了一半,显得黑乎乎的,如同一张怪兽的嘴,刚好对着我俩。

那门里会有什么?

我再怎么胆大,在这种环境中,也觉得浑身的汗毛倒竖,如果不是还有一个需要我照顾的韩绪在,我可能已经忍不住大叫了。恐惧这种情绪是会传染的,如果我都不镇定,那么韩绪就更加不会镇定,到时候一害怕起来,天知道这xiǎo子又会惹出什么麻烦。

我深深吸了口气,心想:这只是幻视,只是鬼遮眼的幻视,不要当真,看到什么都不要当真。

然而,没等我将行李建设做完,耳边便忽然响起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是那种大门被打开时发出的摩擦声,而这时,我视线中的那扇宫门,原本只开了一半,现在却全部打开了。

我咽了咽口水,浑身的肌肉紧绷起来。此刻,我身上唯一的武器,是一把插在腰间的匕首,沙漠里毕竟有很多蛇蝎,所以每人都配备了一把匕首。

我不知道这玩意儿对付阿飘有没有用,但这会儿只能将它给拔出来,权当壮胆用了。

伴随着宫门被打开,韩绪躲到了我背后,害怕的説道:“猪天顾,里面是不是有恶龙。”

我心説,如果是恶龙就好了,龙好歹是活着的东西,大不了拼命就是了。可阿飘却是死的,拼命也没用。

韩绪凑的有些近,整个人几乎趴在我的背上,他一个大老爷们儿,学xiǎo孩子缩着身体找依靠,实在让我吃不消。但这会儿,我也没空跟他计较这些,只拿着匕首紧紧的注视着那宫殿的大门。

敌不动,我不动。

谁知就在此时,我忽然感觉到了一丝异常。

韩绪躲在我后面,悄悄冒出头去看那宫门口,所以脑袋和我靠的很近,下巴搁在我右肩的位置,説话的时候,嘴里的热气直往脸上喷。但现在,我却感觉,从我的左边,还有一股凉飕飕的气息喷过来。

韩绪总不至于长了两个头吧?

我忍住恐惧,将头转向左边……

什么也没有。

我看了半晌,猛地松了口气。

虚惊一场。

韩绪紧张道:“猪天顾,你看什么呢?”

我心里紧张的很,人一紧张起来,就没那么有耐心了,因此説话就有些恶声恶气起:“别废话了,靠我这么近干什么,离远diǎn儿。”

韩绪缩了缩脖子,xiǎo声道:“害怕。”

我看他那副傻样,觉得自己刚才是凶了diǎn儿,不由叹了口气,道:“行了,随你吧。”话音刚落,我的左脸边,猛地又吹过来一阵凉气。

这次的感觉,比刚才更加清晰,那凉风甚至直往我耳朵里灌,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对着我耳边吹风一样。

我猛地又转过头去,依旧什么也看不到。

但我可以肯定,它就在我们身边。

谭刃説过,只有阳气低的人才能看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我估计自己的阳气已经回升的差不多了,所以现在才什么也看不到,或许这会儿,正有一个阿飘在我旁边。

想到这一diǎn,我打了个寒颤,心中暗暗叫苦,心説老板啊老板,你们怎么还不来啊,难不成是害怕鬼市,不打算救我了?就算不救我,不还有韩绪吗?他姐姐难道也不管他呢?

这个念头才刚升起,我猛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啪嗒啪嗒。”脚步声很紧凑和密集。

紧接着,从那宫殿后的大门中,出现了一个光团。

那光团越来越近,也越来越亮,我和韩绪惊的连连后退。

什么东西?

鬼市鬼市,肯定有很多鬼,听这脚步声,难不成有很多阿飘过来了?

不对,鬼走路还有声音吗?

就在这时,韩绪忽然欢呼一声:“姐姐!”只见那宫门后面,赫然出现了几个人影,不是谭刃等人是谁?

韩梓桐依旧面无表情,声音却是説不出的急切:“总算找到你们了,谢天谢地,快过来,天快要亮了。”

韩绪立刻准备奔过去,但我一下子拽住了他的领子。

我不算什么聪明人,但也没有蠢到这个程度。

如果真的是谭刃他们,那么他们又怎么会从宫殿内部出来?他们是怎么进入宫殿的?

难道説是我的幻视?宫殿其实是不存在的?

可如果宫殿是幻视,那谁又能保证,眼前这几个人,不是我们的幻视呢?

韩绪挣扎着,气呼呼的给了我一拳:“猪天顾,你抓我干什么,我就知道你想跟我抢姐姐,打死你!”打完一拳不够,还踹了我一脚。这人智力虽然只有五岁xiǎo孩的水平,但块头却是实打实的成年人,我被他一脚踹中了大腿,差diǎn儿没跪地上。

被他这一踹,我也火了,手腕圈住他的脖子,直接将人往后拖,紧接着膝盖往前用力一撞,道:“闭嘴。”

韩绪痛的大叫:“啊,屁股好痛,被你撞的想拉屎,我要拉屎,你放开我。”

“…………”这种坑爹的心情是难以形容的,和智障交流,是一件考验人心理承受能力的事。

对面的韩梓桐看见这情况,面上虽然没有表情,声音却明显愤怒起来:“苏天顾,你干什么,你和xiǎo绪计较什么!”你以为我想和智障计较吗?

我没搭理她,而是抓住了她之前话语中的一个漏洞。

她对我们説,天快亮了。可我和韩绪掉下来,不过二十分钟左右,而二十分钟前我们看手表的时候,时间也才凌晨两diǎn。离天亮其实还有一段时间。

她这么説,倒像是可以在引导我们进去那扇大门里。

我没搭理她,立刻抓住韩绪的手腕去看上面的时间。

然而一看之下,我就愣了,因为指针,竟然已经指向了凌晨的四diǎn五十六分。

我狠狠眨了眨眼,想确认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但再一次睁开眼时,依旧是四diǎn五十六分。

怎么会这样?

是时间变快了?

还是这两万多的手表坏了?

临沂十佳妇科医院怀孕左腿疼是怎么回事海口男科专科医院

宝宝感冒鼻塞流涕吃什么药
贵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月经期延长吃什么好
Tags: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