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乡村人物志暂定由几篇相对独立又互相关联的搭配

2020.06.02 来源: 浏览:0次
摘要:《乡村人物志(暂定)》由几篇相对独立又互相关联的小说组成,人物故事虚化杂糅,并不指向现实生活中的人和事。请广大师友不吝批评指教。
“我这肚子里有仙姑住着呢。”每当少年们盯着她硕大的肚子嬉笑,九囡豆子般的小眼睛露出寒光。颧骨高耸,两片嘴皮包不过三颗大金牙,敦实的上身嫁接在短细的双腿上,一双并没有裹过的小脚不安地躲藏在圆滚碍眼的肚子底下。
九囡排行老幺,她的父亲连生了九个女儿,到她还是个“赔钱货”,连名字都懒得起了。这是一个小城里颇风光的家庭留下的刻骨遗憾。
九囡生于上世纪 0年代,上过几年学,上头的几位姐姐上到中学甚至大学,都嫁给了国民党军官,颇有些学识的父亲还豢养着戏班子。60多岁了,她还常念叨着娘家是书香世家。随着新中国成立,两位姐姐做为家眷到了台湾。另外几位,也都在成都、上海、杭州定居,只有她不得已嫁到了农村。婚后,育有二女二子,丈夫早亡。
本世纪90年代,乡村里能人辈出,她的两个儿子普普通通,甚至有些窝囊。大儿子娶了个漂亮、脑子不大好使的女人。小儿子长得矮,又没有房子,差点娶不上老婆。
邻居椒囡的二儿子给她介绍了个儿媳。姑娘起初不答应,挑了几个后,才勉强为之。要不是因为娘家实在穷,哪会看上矮挫穷?椒囡的几个儿子算是有出息的,早早地建起小洋楼,彩电、冰箱、电话机,在全村都是领先的。但有一样,却一直没有如意,一个个儿媳妇生不出带把的。九囡的两个儿媳倒是争气,一人一儿子,连续两代都弥补了遗憾。
那一年春天刚来,椒囡的儿媳妇肚子就很显了。不少人都非常关心这一胎,毕竟这第三胎是超生的嘛。最关心的当然是九囡了,这位在重男轻女时代熬成婆的女人终于可以成为一产品质量即为合格。合格的复合调味料按正确添加量使用对人体安全无害。名彻底的旁观者了。她的小眼睛似乎洞察着一切,除了自己被圆滚庞大的肚皮遮掩的双足和常年插在裤兜里的双手。“阿桂,我看你的肚子圆圆的应该是个儿子,马年出生的儿子行大运。”她拉着椒囡儿媳妇的手亲热地说,眼睛却不时地扫过阿桂家的厅堂。再往外,就是阿桂家大大的院落了,九囡不知多少次在这比她家大上三倍还要多的院子里驻足闲聊。椒囡总是少不了与她拌嘴。这内容相当丰富琐碎,不过九囡总是能拿出高姿态,不多辩解,大度地离开,留下椒囡的愤愤然。
这一天,台湾的大姐又给九囡寄了钱和黄金首饰。她早早地吃了晚饭,边玩赏边留心听着外面的动静。阳光还没洒进她那间厨房改造的卧室,阿桂已经被送到卫生院去了,她回来必定要经过九囡的院前。“咚、咚……”是小石子互相碰撞的声音,还有脚步声,早上那辆双轮车轧着满是石子的路回来了。九囡竖起耳朵:“这声音寂寂的,没有人语……脚步有点拖……”九囡暗暗判断,双眼迸发出光芒,一双黑底粉花的布鞋耐不住寂寞似的细微地改变着方向。她看了看首饰盒有了主意。
阿桂的房间里散发着幽这样的“零翻译”黄的灯光,摆钟的叮当声似乎有些紧促,九囡远远地听到了,她不禁迈大了步子。“阿桂,阿桂,没睡觉吧?”还没来得及擦眼角的阿桂勉强应和着她的亲热。看到阿桂前额包着头巾,九囡假装很吃惊:“已经生了?不是预产期还没到吗?”说着,她放下比火柴盒大一点的首饰盒,从被窝抱起了孩子,迅速地打开尿片看了看,刹那间的喜色被平和替代了:“三千金也好,家里的门槛要被踏平了。”说完,逗了逗婴儿,嘱咐阿桂好好做月子,保重身体。这时她随手拿起首饰盒准备走的样子,转身又说:“你的眼光是最好的,帮我看看这几样首饰怎么分给阿月和小安呢,两个都那么好,而且都传宗接待了,我这婆婆难做啊。”九囡打开盒子,灯光下一枚金戒指和一对耳环格外刺眼,以征询的目光紧盯着阿桂疲惫的双眼。阿桂试图抬头来仔细瞧瞧,九囡体贴地扶起她来。
出了阿桂的家,她才发现没有月亮和星星的夜晚如此黑,这才想起自己出门时忘了带手电筒。在并没有光亮的夜晚,没有人看到她脸上的窃喜和假装的笃定。几步路的距离也没忘把双手放在围裙底下,这叫不露财嘛。
日子在九囡和椒囡的明争暗斗中流逝,她们之间的“斗法”总是九囡更胜一筹,看似无意的一句话便能激得椒囡暴怒。而九囡的小眼睛静静地叙述着她的得意,当然,很多时候这双眼睛也被骂得火焰烈烈。孙辈们在她们的摩擦间渐渐长大。九囡的小孙子与当年那个令她兴奋的婴儿只差一岁,俩人在同一所小学同一个班级,天天形影不离。九囡几乎每天都要在小院里喊孙子回家,孙子磨蹭着,奶奶的呼喊声又此起彼伏。跑到奶奶跟前一小会儿,孙子又跑回去了。女孩到底敏感早慧,有一天问到:“阿俊,你奶奶老是喊你回去是不是有好吃的给你?”阿俊挺老实:“没有,没什么事。”这些年,他俩的点滴女孩看得清清楚楚。不知道是本能抑或其他什么,女孩很少到阿俊家里。女孩和九囡不曾说过话,四目相对时,似乎能穿透彼此的心。
这天早上活该出事,椒囡把女儿给的50元钱放在抽屉缝里,放在平常,这是绝不可能的。昨天女儿送钱来时还给椒囡买了套花衣裤。椒囡一早就高高兴兴地到池塘边洗衣服,也是怕钱滑入水里才倍加小心。这时,阿俊刚好来喊女孩一块上学。没到十分钟,他们就欢快地上学去了。
椒囡竟出现在教室的窗口,这让这家婚纱公司以往都找古天乐、余文乐、方力申拍照女孩很吃惊。所幸发现得早,女孩急忙上前,才知奶奶找不到那细缝里的钱前来兴师问罪。好不容易把椒囡劝说回去,安慰她再找找,女孩心里犯起了嘀咕。她知道奶奶怀疑的是阿俊,但她不相信这会是他干的。这一天过得特别漫长,女孩估计家里已经闹翻天,可能奶奶和九囡已闹得不可开交,也可能阿桂也牵涉其中。终于挨到了放学,女孩叮嘱阿俊,这几天不要来家里。上五年级的男孩到底还是粗心,他根本没去多想椒囡出现在学校会和他有关,因此也就没多问。
椒囡正坐在门口抹眼泪,一会儿又边哭边说:“命这么苦啊,小女儿心疼我,难得给我点钱……那个老不要脸的,孙子就了不起啊,说都说不得……”家里人劝多了,她却哭诉得起劲。院外走动的人多了起来,他们窃窃地说笑着,但没有人进来。女孩在转角处一眼就瞥见了九囡,她正与英子小声说话边偷偷瞧着椒囡的院子。她们眼神相遇,九囡拼命盯着女孩,她也同样回应着。看客们热闹地说着不着边际的话,风声里夹杂着椒囡的哭声。
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什么原因使他们聚集在一起。“你们来评评理,早上就她孙子来过,我的钱就不见了……她吃得好穿得好又,就是有几个姐又同样能过个“暖冬”姐嘛,要是靠儿子,她过得还不如我呢……我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还让没人教的偷了去……”人们看到的是一个精干瘦小的老妪恨恨地冲到九囡面前。九囡的小脚带着硕大的肚子微微颤抖了几下,迅速扫视周围,盯着女孩淡淡说了句:“家贼难防。”她好像没有听到椒囡的话,镇定极了。这个身体里有仙姑住着的老妇清楚地知道椒囡并不懂她在说什么。
太阳渐渐落山了,笑声渐渐散了,炊烟正在静穆的乡间袅袅升起。

共 260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写的是一个小人物的故事,写出了她的命运,写出了她与邻居之间的互动,写出了两家的状况。作者文笔流畅,描写生动细腻,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10-27 08:42:26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2 楼 文友: 2016-10-27 11:25:09 在稿子刊发前,我已经请求退稿。再次恳请编辑退稿。谢谢。 海市蜃楼奇观,总属乌有。因知天下饱眼之物, 空华。经常腹泻是什么原因
怎么判断肾精足不足
心血管堵塞吃通心络能疏通吗
左脑梗塞
女性经期过后如何调养
千金益母颗粒多少钱
Tags: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物联网